斗罗之最强赘婿

斗罗之最强赘婿

更新时间:2021-07-28 06:04:58

最新章节: 每名李船长此时的神态非常的诚恳。“啊?我会遇到生命危险?!”听到这一句话秦风一副不可置信的姿态。这一个船长到底在说些什么?“这位公子主要是你得罪了边海悍匪,特别是杀了独眼龙,而独眼龙身为边海悍匪三大将之一,到时候土匪头子一定会找上你。”李船长此时对着说道。按道理来说,对方刚刚帮了他们这一艘船上的人

第六百三十二章?悲惨的杀戮之王【第二更】

一旦实战魂技的能力恢复了,到时候再加上这虫子的辅助,这杀戮之王还不是手到擒来。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底牌,所以秦风才敢将对方引过来。

要不然现在这就相当于是在作死了。

“风盟?盟主!!”

杀戮之王笑得更开心了。

传闻风盟盟主是隐世家族的人。

而隐世家族谁会来到杀戮之都这种地方。

对方背后自己有属于他们的历练之地。

比杀戮之都更胜一筹。

这小子要吹牛也没搞清楚再吹牛,碰到像他这样懂的人基本上牛批就爆炸了。

“那既然这样,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一切以实力见分晓!”

秦风失去了跟对方继续说话的兴趣。

看着对方,此刻目光略微有些冰冷。

“被我拆穿了,终于打算鱼死网破了吗,只可惜这里是我的地盘,你注定要输!”

杀戮之王虽然一个人,但是整个人的身上,充满着王八之气。

看上去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一般。

然而下一刹那,一个大锤子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那锤子之上,五个魂环涌动。

第一个是紫色,剩下的几个,竟然全都是黑色。

“超级魂环配置!!”

看到面前这个魂环配置,杀戮之王惊呆了。

自己的魂环是标准的两黄两紫最佳配置。

对方竟然是超级魂环!

这一般只有隐世家族才有的配置啊!

这小子难道真的是隐世家族之中的人?

可这应当不可能啊,隐世家族的人根本不可能来杀戮之都。

“第五魂技,魔神之力!”

虫子苏醒之后,秦风的第五魂技也发生了变化。

形成了最终版本,魔神之力。

就是可以动用魔神的力量,任意控制邪魔之气。

“魔神?!”

杀戮之王感受到这一股力量之后,整个人眼眸中多出了一道不可思议的神光。

难不成那里对方已经征服了?!

要真这样,这实在是太匪夷

为什么在了杀戮之都也可以使用魂技。

邪魔之都跟杀戮之都完全不一样,那边限制性根本没有这里高。

可秦风还是能施展出魂技出来。

真是郁闷死杀戮之王了。

不过好在对方现在只是一名魂王。

而自己是封号斗罗层次的强者。

双方根本不在一个水平面之上。

自己此刻可以趁着对方弱小,将其击杀。

想到这里,杀戮之身后一个个魂环飞起。

远处一个血红色的大水池之中,一个个血泡冒起。

“融合!”

秦风与杀戮之王战斗了一两分钟。

发现对方确实难缠。

而后的他手中出现了一只虫子。

那一只蠕动的丑比虫子在融合进秦风身体之后,秦风原本红色裤衩变成了黑色。

整个人就像是地狱来者一般。

处处透着危险的信号。

“你以为换了一身衣服就厉害了吗?!”

杀戮之王冷笑了一声。

当真以为新衣服新气象?!

“第五魂技,魔神之力!”

领域中,一双无形的手出现在了杀戮之王的身旁。

下一个呼吸,杀戮之王直接被那一双大手给丢了出去。

重重砸在了周边的墙壁之上。

若是有人在这里,将会看到非常震惊的一幕。

那就是杀戮之王受伤了。

对方的嘴角,一道鲜血流淌而下。

整个人看上去也变得虚弱了不少。

“你,还真是有趣!”

看到秦风,此刻杀戮之王整个人一副万分冰冷的姿态。

这么多年,还没人在杀戮之都,也就是他的地盘上将他弄成这样子的。

这个秦风,是第一人。

今天他也会让对方付出代价。

然而,就在他准备调动封号斗罗的力量那一刹那,秦风的背后,一只大虫子出现。

对方看上去就跟普通的毛毛虫没有什么区别。

要是硬要说区别,就是对方看起来比较丑。

“这是什么东西?难道是你的第二武魂?!”

看到这一只虫子,杀戮之王眼眸中多出一道疑惑之色。

难道又是一名双生武魂的强者!!

“轰——”

杀戮之王沉思之间,秦风的攻击再度送了上来。

接下来几个呼吸,杀戮之王连续遭受暴击。

整个人差点就直接崩溃了。

他从未感觉到如此吃力过。

唯独秦风,让他有一种莫名的无力感。

他发誓,一定要收拾这小子。

结果,几道攻击之后,他自己凉透了。

只能看着血池被这一只肺丑的虫子吞噬。

那虫子不是其他的虫子,正是秦风的肥丑虫。

“风,风少,您能不能让这位虫大爷少吃一点……”

这里储存了数千年的人血,结果倒好,这虫子直接吃去了三分之二。

简直是心疼死他了。

平日里,别说是三分之二,就算是少一杯他都会心疼到窒息。

现在,他也不敢说。

要不然立马凉凉。

现在的他魂力都没办法施展。

原因是这位虫大爷直接封锁住了让体内的魂力。

就好像是把他封锁在独立的空间一样。

要不是这样,他也不可能放弃抵抗。

毕竟这里都是他的心血。

放弃抵抗就相当于是把自己的心血交出去。

除非逼不得已,不然不会这么做。

“他自己的事情,我没办法控制。”

秦风略微耸了耸肩。

一脸我也没办法的模样。

然而他这一副样子,却被杀戮之王看在了眼里。

这是秦风的武魂,要是秦风控制不了,这根本不可能。

唯一有一种可能,就是秦风自己舍不得走,要使劲吞噬。

就这那样,秦风在这地下度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在这期间,杀戮之王有想反抗过。

但最终的结局都是挺悲惨的。

毕竟秦风手握着杀手锏。

“你这家伙,终于可以了?!”

看着原本一个大血池,现在还剩下薄薄的一层刚流入进来的鲜血,秦风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虫子。

这家伙都在这里待了这么场的时间了。

看把人杀戮之王给急得。

“吱吱吱!!”

虫子十分兴奋的睡觉了。

对方此刻身体比之前大了许多。

像是手臂这么大。

显然,这一顿对它来说,吃得非常的饱!

外边,杀戮之王四十五度仰望天空。

他不知道,自己这辈子造了什么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