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之最强赘婿

斗罗之最强赘婿

更新时间:2021-07-28 06:04:58

最新章节: 每名李船长此时的神态非常的诚恳。“啊?我会遇到生命危险?!”听到这一句话秦风一副不可置信的姿态。这一个船长到底在说些什么?“这位公子主要是你得罪了边海悍匪,特别是杀了独眼龙,而独眼龙身为边海悍匪三大将之一,到时候土匪头子一定会找上你。”李船长此时对着说道。按道理来说,对方刚刚帮了他们这一艘船上的人

第六百八十七章?昔日情债【第一更】

什么账?”

剑斗罗一脸高冷的姿态。

不过对方似乎不怎么会撒谎,此刻是个人都看得出来,对方这是在强装高冷。

“真是年纪大了,脸皮也厚了?!”

闻言,原本就有些温怒的青衣像是一只暴躁的狮子一般。

整个就是一个加强版怨妇。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剑斗罗一副死不认账的姿态。

年少无知,陈年旧事,确实不太适合在这里说。

“好!我西离青衣发誓,此生与你不死不休!”

轻易青萍剑指着剑斗罗,怒声说道。

“这……”

就这样,刚刚还在战斗的两人,因为秦风的介入了剑斗罗单方面认怂所以停歇了下来。

“剑叔,这是??”

剑斗罗来到了宁风致的身后,而青衣则带着怒火回到了人群中,幻音的身旁。

她隐世这么多年,就是因为这个男人!!

“没什么,曾经有些小摩擦罢了。”

剑斗罗声音非常平淡的说道。

对方都玩命了,还曾经有点小摩擦。

这摩擦那个地方??

宁风致感觉有些凌乱。

而且对方刚刚好像称剑叔为西离尘心?

这里边怕是有故事啊!

他可从未听过剑叔这个称呼。

“青衣姐姐,你刚刚怎么一声招呼都没有就冲出去了,你还跟这剑斗罗有仇?”

另一旁,幻音此刻也是一脸懵的对着问道。

她当真从未见过幻音姐姐这一番模样。

“不止有仇,还有血海深仇!”

青衣冰冷的说道,原本看上去标准的美女脸在此刻变成了怨妇脸。

“既然两位前辈给我这个面子,那小子就不索要赔偿了,两位往里请吧。”

秦风给了独孤博一个眼神。

刹那,独孤博当即意会,随后立马去安排晚宴去了。

宴会举行得非常丰盛,毕竟今天他们打败了武魂殿。

这对于他们来说,也算是阶段性的胜利了。

之前可都是武魂殿频繁碾压。

酒后,宁风致与两人独自约了风盟高层到会客室之中。

“没想到这些年,某些人一直在卷缩在七宝琉璃宗啊,我还以为是在那追寻剑道了!”

一番言语之后,只听到一旁的青衣冷嘲热讽的说道。

独孤博与幻音等长老闻言,皆是不敢言语。

估计也只有这位超级斗罗才会用卷缩这个字吧。

毕竟这七宝琉璃宗可算是数一数二的大门派了。

现在仅次于昊天宗。

而这两位前辈的事情,刚刚他们也有所耳闻。

确实是剑斗罗的情债。

对方理亏这也正常。

听说,当时尘心与其父去到西离修炼,借住在一大户人家之中,他们惊奇的发现西离国的人天赋都非常之高,于是在那里修炼了几年光阴。

而尘心也被称作西离尘心。

那时的他年少热血,而居住的人家也恰好是青衣的家族,当时的他与同住一个屋檐下的青衣产生了感情。

二者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后来尘心在一场与外域人挑战失败后,以要追求更高剑道离开了西离国。

而本身他们这一段恋情就没有得到家人祝福,青衣的父母觉得尘心父子本是外域人,且没有心思在本地安定长居,再加上尘心心也不在这,所以一直很抗拒。

当然,自古西离女不外嫁也占据着很重要的因素。

当时尘心父子要走,青衣一家甚至联合起来隐瞒青衣。

那日,青衣身穿美美红纱,一个背后背着长剑的俊郎答应她,会娶她,会带她出西离,会带她踏遍这一片大陆。

然而,那一道身影,自那以后从未见过。

原来,他已独自出行。

那时,青衣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整个世界都抛弃了她。

后来,不管父母劝说她偷偷离开西离,寻找那个辜负她的人,想知道对方为什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是不是像父母说的那样,去追寻剑道。

然而,她离开西离没几年,人没找到,家却毁了。

西离国动荡,青家支持的王储夺权失败,青家,青丝软甲一脉断承……

当时魂斗罗级别的青家族也死在了那一场乱战中。

青衣甚至都没有见到自己父亲最后一面。

后来,她就像是随波逐流的浮萍,在大陆上飘荡。

隐居于山林之中。

幻音便是她隐居之时碰上的人。

这一次若不是她,自己可能也不会出来。

更不会见到这个负心汉!!

“我……”

剑斗罗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说实话,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自己封存的人竟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什么你!七宝琉璃宗妄称三大宗之一,没想到竟然如此容易就混进去了,连某些人人品都不审查!”

青衣冷笑一声。

那模样就好像是在说,尘心你让我这一生颠沛流离,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青衣前辈,其实剑叔也没有你说的这么不堪,或许你们这其中还有些隐情呢?”

宁风致此刻一脸尴尬的模样。

这位青衣前辈,他们说两句对方就针对剑叔一句。

就好像一副为难定风叔的姿态。

他私下也跟剑叔了解了一下。

其实当年的事,还真有些误会。

“哦?那我倒是想听宁大宗主怎么给这贱男怂男渣男洗白!!”

青衣一副不满意死不罢休的姿态。

确实,剑斗罗对她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

即使是拥有九十岁的阅历,她的心都没办法平复!

……

武魂殿。

“什么?任务失败了!!”

比比东声音非常冰冷,整个人就像是一尊杀神一般,让人看上去就有一种莫名恐惧感。

在她的印象中,风盟只不过是个商业联盟,对方等级最高的不过是独孤博罢了。

为了保守一些,她特地派了千钧、降魔这两位供奉前去。

怎么就失败了?

要知道,她原本就打算让菊斗罗和鬼斗罗陪着千仞雪一起去而已。

“风盟在隐藏实力……”

只看到此刻,菊斗罗刚说了一句。

另一边千仞雪则是一言不发的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看着模样,就好像是丢了魂一样。

“你去干什么?!”

看到自己女儿双目无神的离开,比比东冷声问道。

……